第四十一章圆房

推荐阅读: 叶佳期乔斯年女剑仙林枫农医悍女:傲娇夫君,太会撩我不想继承万亿家产(我怎么这么有钱(超级人生)(陈平江婉))萌宝妈咪:是狗仔队队长亿万豪宠:厉少霸道宠唐暖画厉景懿太古龙象诀季无尘乔倾颜武帝神体只是小虾米

    “荣汶!你敢!”姜采气的猛的站起身,将倒了的锦礅踢到一旁,瞪着荣汶。“你今晚敢走出这个门试试!”

    荣汶心里乐开了花,脸上也忍不住绽放出笑容。但人却只是停住脚步,没有回头。

    姜采见他不动,被气的头晕。几步上前,就着荣汶的耳朵怒道,“你真是反了,还想在我大婚的日子去见别的女人!我告诉你,她今日就是滑了胎,你的皇嗣不保了,你也不能出我这个门!”

    “哎呦呦!”荣汶被扯的弯下身子,低了头,抓着姜采揪着自己耳朵的手。“疼,疼,疼!媳妇儿,快松手。太疼了!”

    “你还去不去?”姜采一手叉腰,一手揪着荣汶,气势更凶。

    “不去不去,不去……”荣汶连连求饶,双手合十做祈祷状。

    姜采见他涨红了脸,自知自己下手狠了些,松了手。叉腰瞪他,“从前有个什么真啊婉啊的姑娘的,我都没跟你计较。今日还……我告诉你,在我有嫡子之前,你不许让别人先生!”

    “哈哈哈,好!”荣汶哈哈大笑,也顾不得自己耳朵疼,把姜采打横抱起。便往床边走。

    “你干什么啊!你放开我!”姜采怕掉下去,搂紧了荣汶的脖子,双腿却不停的蹬踢挣扎。

    “不干什么啊,快点生嫡子啊!不能让别人赶超你啊!”荣汶把姜采抱到床上,一面踢掉自己的鞋,一面脱掉姜采的鞋,把她往床里面推。

    姜采抵着他的胸膛,气的直喘粗气。“我在生气呢!你生什么孩子?”

    “生气的时候,怀一个脾气大的。管他公主还是太子,脾气大点都好!”荣汶伸手把床幔拉了下来。

    姜采被他说的目瞪口呆,更用力的抵住他的胸口。“你放着毓妃的事儿不管了?”

    荣汶像是忽然记起来一样,把头探出床幔外,喊道,“来人啊!告诉太医该怎么治疗怎么治疗,好好看病,症状不准了,朕要治他个欺君之罪。朕今夜很忙,没空去看毓妃!若再打发人来打扰朕,西宫有许多空着的宫殿,她可以自己挑一个喜欢的住。朕很高兴送她去!”

    西宫是冷宫。

    姜采有些惊讶的看着荣汶。

    “你会不会点帝王之术啊!有这么直接的吗?”

    荣汶挑眉,“在媳妇儿面前,要什么帝王之术啊!要为夫之术就可以了!”

    荣汶嘴上说着,手上没停。

    姜采被她碰的直痒,“你别叫媳妇儿,土死了!你是山野村夫吗?”

    “你这话说的有些冒犯山野村夫啊!”荣汶手上的动作更大胆了一些,但是感觉到了姜采有些抗拒。又道,“我虽娶了毓妃,却未行周公之礼。她今日,犯得是欺君之罪。”

    姜采瞪圆了眼睛,“她……她胆子也太大了……”

    虽然十分惊讶,但是心里舒服多了。毕竟荣汶和花羽柔什么也没有。

    “你口里那个婉儿真儿的姑娘,也命丧她手。其实,我与那姑娘也是清清白白的,她不过是想接着我的名头,寻一个好前程。沦落风尘的女子,也不容易。”荣汶叹了一口气。虽然宛如利用过他,但是罪不至死。

    姜采倒抽一口冷气,花羽柔小小年纪,胆子又大下手又狠。这是个劲敌啊!

    “我……后悔了……”

    “后悔什么?”荣汶拂过姜采额前碎发,认真看她。

    “你的爱妃太强悍了,我小命危矣……”姜采抓紧领口,做惊恐状。

    荣汶拉开她的手,顺势解开了胸前盘扣。“你别装了,就算没有我护着。小命危险的也是她吧。”

    “我在你心里就是那样彪悍的人吗?”姜采不满。

    “娘子威武!”

    荣汶伸手,将最后一层床幔也落了下来。

    ……

    没有等到荣汶的花羽柔,气的一夜晕倒了两次。花雨裳把贴身婢女翠蝉叫到身边,问了问情况。

    听到荣汶说的那一番话,忍不住笑道。“我的好姐姐,这次是遇到了劲敌。咱们这位皇上可真是心直口快。”

    翠蝉有些担忧,“太医那边……”

    “本来宋太医在太医院里也不受重视,你打发人去给他送些银票。叫他带着家眷连夜出京吧。”花雨裳摆摆手,“我这位好姐姐还不知道陛下得到的病情是有了身孕。以为陛下口中的欺君之罪只是装病呢。”

    翠蝉还是不放心,“可是娘娘,倘或毓妃娘娘喊冤,陛下或者是皇后娘娘追查下来怎么办啊?”

    “不会。”花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