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五:白马非马

推荐阅读: 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嗜血狂神小说林逸楚梦瑶都市最强狂兵神医弃女农家悍妻:田园俏医妃唐洛韩若冰华山神门傲天战魂陈枫燕清羽超级全能学生

    难言的尴尬在黑暗中酝酿。

    只能透过一道排风扇看到外面有限范围内所发生的事情。

    我和火舞都带着伤势,轮班盯着外面的情况,时而交流着对于局势的看法,时而处于彼此无言的尴尬与压抑的氛围之下。

    火舞说,这是她人生中最为渴望自由的时刻。

    几天的时间过去,布控在周围的警力不减反增,而金色大厅遇到爆炸事件的消息对外封锁,对内却请来了特案组和专家组进驻!

    特案人员调查分析现场,专家组开始在完全消防后踏入被火焰燎烧的金色大厅,研究修缮与复原工作。

    这其间,我注意到一些异常的情况,夹杂在警力之间,偶有几个家伙的眼神与气势带着冷血杀伐的气息,这种气息只有真正经历过的人才懂,他们不是安保中处于防护的那一方,而是有过真正杀戮浸染走出来的家伙。

    杂物间储存着许多的食物,如果想要潜藏下去的话,大概再潜匿半个月也没有问题,但真正尴尬的问题在于我和火舞的生理问题……

    三四天的时间下来,即便我和火舞已经极力的克制着进食和饮水,但杂物间狭小的空间依旧是弥漫着一阵难闻的气味!

    连日不洗澡,身上的汗液与血污混杂在一起,杂物间的蚊虫开始增多,如果再这样持续下去的话,从蚊虫蜂拥到这边杂物间的异常现象,也会引起别人的注意!

    最严重的是,火舞的伤势在恶化!

    如果她不是杨砚的女人,在这样的空间内,我或许可以抛下男女之间的成见为她处理伤口,只可惜我和她之间都有所忌惮!

    杂物间内的时间度秒如年!

    在烦闷中,火舞的情绪渐渐变得恍惚易怒,数度咬着牙试图冲出去杀出重围,然而外面就是重兵把守得战斗群体!

    强如火舞,只怕也会瞬间被弹雨穿透!

    第七天!

    火舞靠在通风口处,蓦地跳了起来,兴奋的盯着窗外一只云雀说道:“是他————”

    “是谁?”我错愕的看向宛如失控般的火舞。

    “杨砚来了!”火舞的眼眸里现出炙热的光芒,兴奋道,“不会有错的,我能感觉到他就在这附近!”

    “这也行?”我望着她,显得有些迟疑道,“现在整个范围内都布控了,他怎么知道我们是停留在这里还是逃出去了?而眼下的局势,他怎么进来?”

    火舞一脸兴奋,踱步转了一圈,指了指自己的左心房部位,语气极为肯定的说道:“虽然没有根据,但我仿佛跟他之间有某种契机牵连一般,我能感受到他,他真的来了!”

    我盯着火舞状若癫狂的样子,不知道该不该信!

    但这时候如果打击火舞的积极性,只怕她的状态更差!

    不过半小时后,真正的现实让我不禁长长的松了口气!

    几辆长长的消防车驶入街区,开始清理金色大厅爆炸后的狼藉与垃圾,一批穿着防护人的人员散布周围,当其中一道身影朝这边走过来时,我也已经认出了那道身影——杨砚,真的来了!

    接下去的过程显得默契无比!

    杨砚推开了杂物间的大门,站在门口时微微皱眉,下意识的掩了一下鼻端,随后目光扫视着,用外语让人进来清理搬运东西!

    而他,则很自然的走过来,将我和火舞藏身的箱子搬了出去!

    十分钟后,我和火舞感觉上了车,置身于一片更加难闻刺鼻的垃圾之中!

    再然后,便是难言的颠簸,甚至赶到没有痊愈的伤口都随着颠簸而撕开,血迹渗出,但这些已经不重要了,比起伤口的痛苦来说,自由的呼吸才是高于一切的存在!

    “嘭!”

    “出来吧!”

    不知道过了多久,杨砚把我们藏身的箱子分别放下,用玩味的语气喊了一声!

    确定了他的声音,火舞几乎是瞬间冲出箱子!

    “混蛋,来那么晚——”

    我站起来的时候,看到的画面是火舞过去踹了杨砚一脚!

    杨砚也没有闪避,而是用心疼的眼神盯着火舞,苦笑着叹息道:“你都不知道这一趟避开追杀有多难,而且再绕回来找你们,也是经过了极为艰辛和危险的过程!”

    “这是哪里?”火舞捂着鼻子打量周围的环境。

    “垃圾中转站!”杨砚苦笑道,“目前似乎只有这里才暂时安全,尤罗嘉的势力已经全面的染指了这边,并且我联系上了叶青青那边,那边的混乱程度要远超我们的想象,已经到了鹤唳风声人人自危的程度……”

    我皱眉道:“发生什么事了?”

    “一言难尽,但这应当是尤罗嘉下得一局大棋,这个棋局目前以我来看,甚至都无法想象究竟会将多少势力卷涉其中!”

    火舞急着清理自己的形貌,匆匆的到车上接了一根水管去冲洗了,而衣服杨砚也帮我们准备好了!

    我和杨砚避嫌到远处,也算是望风一般,坐在路边聊起了他所了解到的情况!

    所有的布局从多年前便已开始,经过了智库的筹谋与尤罗嘉许多决策者的讨论后,作出了一个无法想象的庞大而惊人的计划!

    而这份计划,在我和杨砚在金色大厅出事前,其实早有一些预兆,只可惜杨砚因为身份隐匿而游走于西酋部落,疏忽了其中耐人寻味之处!

    我则一直致力于让自己从鸿门的是非中洗净出来,曹老和韩乾的警告让我把这件事当成了最为重要的一件事情!

    所以直到我和杨砚同时出事,叶青青在那边出事后,所有的线索才串联到了一块!

    这就是尤罗嘉所谓的‘雪崩计划’,从商界、金融以及黑白两道,发起了一场迅若闪电的袭击行动,这就好比用子弹打穿一个装了越来越多油水的铁桶,随着孔洞的增多,让这个铁桶无法再持续蓄水的同时,将一部分的油水流失出去!

    此消彼涨,或者即便自身无法增长,也势必要让对方消退,这就是尤罗嘉所谓的‘雪崩计划’,而这个计划从发动执行起的那一天,早就有所征兆!

    直到此刻,显露獠牙!

    “这就麻烦了,叶青青出事,相当于之前在那边的布局全都乱掉了!”我忧心忡忡道,“一旦那边的形势混乱,鸿门刚稳定下来的局势,估计又会给人可趁之机了!”

    “岂止于此————”杨砚苦笑道,“人们只愿意相信眼前看到的一些事情就是真相,所以这些人言就变得容易被操控,所谓人言可畏,可以致任何人于死地,强大如叶青青后面那位老者,目前也深陷于苦口难辨的泥潭之中……”

    “他也……”我皱眉,迟疑道,“局势已经这么复杂了吗?”

    “他们用金融的手段捆绑,而追溯到很多年前他发迹的那场最为闻名的并购案中,有一家银行的身影分外夺目,而如今————”杨砚冷笑道,“验证那也是一场布局,他又岂能轻易的脱离这张复杂的蛛网?”

    “白马非马——”我无奈道,“这就好比你活着,因为你已经处于高位,只要有人说你恶,那你在众人眼中就该死是一样的,没有人会再去计较这背后长久而复杂的逻辑,也没有人在乎是否存在逻辑,所以你的死亡,反而干净!”

    “没错,正如那边现在的局势一样,站出来会有灾难,不站出来也会有灾难,那究竟怎么站?谁管你呢?”杨砚淡笑道,“反正大家觉得你就该站出来,你不当盖世英雄,你就是坏人!”

    “一言难尽啊!”我无奈的摇了摇头,苦笑道,“那接下去,我们该怎么办?”

    “既然这涵扩整个天下的棋局都已经开始了,我们再怎样都无法置身事外,剩下的路好像唯有选择一战了吧?”杨砚淡笑道。

    我站了起来,目光所经之处皆是荒草,确有一种无处可清闲的感觉,不由得叹息道:“看样子,当个普通人确实挺好,古往今来,入了江湖又能够放得下一切、摘得清一切而退出江湖的人,几乎没有!”

    “像我们这样的人,注定无法过清闲的日子!”杨砚朗声大笑道,“还好,老子还年轻,热血依旧在————”

    “那就……战吧!”

    我笑了笑,目光望向远处,心情复杂而激荡,无法再去想象外后的人生是否会如规划,因为一个人再如何强大,似乎还是无法规划自己的人生!

    强者如果失去了雄心,衰亡也仅在一线之间!

    夕阳洒下,洗净污垢的火舞穿着一套从未尝试过的洁白衣裙站在我们身后,红着脸扭捏半天,才难为情的咬了咬唇喊了一句:“喂,你这混蛋从哪里找来这种矫情的衣服,你不知道我只喜欢红色吗?”

    “只喜欢红色?”杨砚转头打量一眼,不由得眼神玩味道,“可是我觉得红色的婚纱不好看啊,你难道不觉得换一种风格,你显得更漂亮吗?”

    “婚……纱?”

    火舞怔在那里!

    我笑了笑,脑子里忽然莫名其妙就……想起了林晚。

    抬眼望去,天空之大,心若有所念,有何不敢追?

    “我们走吧——”

    我的归心,似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