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哦诗不过月满船,清寒入骨我欲仙。

推荐阅读: 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嗜血狂神小说林逸楚梦瑶都市最强狂兵神医弃女农家悍妻:田园俏医妃唐洛韩若冰华山神门傲天战魂陈枫燕清羽超级全能学生

    是夜,深秋的夜已不再像青春靓丽的姑娘一样热情似火,反倒更像是家中的黄脸婆,只要你有些许小错,她决计会让你坠入冰窖,但是姑娘有姑娘的好,黄脸婆有黄脸婆的好,起码自己的黄脸婆就算是对你冷若冰窖,但还是会为你暖被窝。

    这种深秋的夜,还不回家的只有两种人,一种是还未成家的姑娘,一种是还没有黄脸婆的小伙子,夜色虽然美妙,但是这么晚的夜色小姑娘可不会来欣赏,那么现在正在空地上的两人便一定是两个还没有黄脸婆的小伙子。

    “小段,你说我若能荡平这世间不平事那该多好。”

    “这世间的不平事比牛毛还要多,你一个人怎么荡得完,还不是得靠我。”

    “可就算考你,我们还是没办法把它们都做完,西郊外的张员外你还记得么。”

    那个被叫做小段的人自然记得张员外是谁,前天他还警告过张员外不准去娶任何一个不想嫁给她的女子为妾,张员外当时吓得差点尿了裤子,当然小段生得好看,所以张员外差点尿了裤子的原因并不是小段的相貌,而是小段手中的刀,那是一柄很普通的刀,刀身只有两尺,这刀对于男人来说小了,但是没人敢小瞧这柄刀,因为它是小段的刀,也叫短刀,它的名号就连只是做些“赚钱”生意的张员外都有所耳闻,因为这柄刀实在奇特,而且用刀的人从未失手。

    “他虽然当时听话,但是还没到半个时辰,他便请到了整个河间府最好的打手,还有四个镖局的镖头,之后他还是取到了他想娶的人。”

    “我这就去杀了他!”小段有些愤怒,他愤怒的不是张员外的表里不一,他愤怒的甚至不是张员外强娶了那个女子,他愤怒只是因为,他觉得张员外这是瞧不起他,也同样瞧不起他大哥,高亮。

    能让他佩服的人,自然就是正在跟他一起吹着冷风说着话的人。

    “不用了。”高亮平静的说。

    “为什么不用了?我们没要他一张银票,也没动他一根头发,就算是这样他还是娶了那女子,既然这样为什么不让我去结果了他的性命?”小段的声音有些高,但是却始终没高过高亮一次。

    “因为他已经死了,死人自然不需要你再跑去一趟,死人也一定会信守承诺。”

    “怎么死的?”

    “一剑穿喉。”

    小段笑了,因为一剑穿喉是高亮的拿手绝技,张员外死于一剑穿喉,那就必然是大哥做的,大哥做的,自然就不必他再操心了。

    “人也只有死了才能做个信人,他若是能做个信人,那又怎么会死呢。”

    “可惜,这道理他这辈子是懂不了了,不仅仅是他,我相信这世界上大部人都不会懂这道理的,所以我做了一个决定。”

    “什么决定?”

    “我要让所有失信之人、背信弃义之人还有忘恩负义之人通通变成死人!”高亮沉声说道。

    “那,我就陪你疯一次,可我小段并不满足仅仅让那些垃圾死,我若要做,便要做这世间的王,让所有人都敬我怕我,那这世间便再无怨气了。”

    “你这莫不是要做个皇帝?”高亮不由得笑道。

    “皇帝遍地都有,不值钱了,我要做王,我要做连皇帝都害怕我的王,真是的,高亮你这一笑,把握的豪情壮志都给打断了。”小段有些不满的反抗道。

    “哈哈哈,那这世间,我可是第一人了。”

    “不,你是唯一一人。”这句话小段并没有说出口,只是陪着他静静的站着。

    小段,不是名,也不是姓,小段只是小段,自从高亮认识他开始,便一直只叫他小段,哪怕在高亮死后,那些被杀怕了的人也依旧只知道一个小段。

    “小高,你若真想这么做,那总该想个名字,不然总能以后我们闯出名号了,大家还叫我们小段、高亮吧,得有一个我们的名字。”

    “这夜对于那些普通人来说也着实太冷了些,哦诗不过月满船,清寒入骨我欲仙。”

    “哟,以前怎么不知道,让人闻风丧胆的高亮居然还是个会写诗唱曲儿的清风文士呢。”

    “小段你总是没有正经若是以后千百人都在我们手下,那你哪还有什么高手风范,虽然诗不应景,但是我肚中的墨水就这么多,不如就叫欲仙楼吧。”

    “好,就叫欲仙楼。”

    欲仙楼

    “铁手,欲仙楼什么时候需要靠做那边的事情来摇尾乞怜了?”

    “摇尾乞怜?这几年若不是我接的那些活儿,你会有这种日子过么?没有那些大人给的脏活儿,你这个一流高手早就因为气血衰败而拿不动你那口刀了吧。”

    “这么多年,帮你的那个人早已经变成了世家,那些我们杀的人都是什么人你知道么,我们欲仙楼什么时候变成了只问钱财不问缘由就杀人的无情杀手了!他让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你以为他是你兄弟,但是他只当你是他手中的一把刀呀!”

    高亮没有说话,也许他的内心也觉得小段变得和以前不一样了吧。

    “赵成统,崔不离,方得正这三个人你知道他为什么要让我们去杀么!”

    “他们是贪官呀,贪官就得死!”

    “没错,他们都是贪官,还都是大贪官,但是没有他们三人,北地便没了最后一层的屏障!没有他们去贪那些家族的银钱,不出五年,整个北地就再也不是大夏的了,我知道你看不起大夏,看不起现在这个皇帝,但是没有他,你坐得了这个天下么!你只知道杀了他们就是对百姓好,但是真的把他们都杀光了,世家把持的天下又有什么用处?!”高铁手一声比一声高的质问把一头白发的高亮问的瞠目结舌,不知道该如何对答。

    “若是你心中还有一丝当初的信念,那便别再阻止我现在要去做事情,你早已经没资格再管欲仙楼了。”

    “好。”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