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2章 魏图辽东

推荐阅读: 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嗜血狂神小说林逸楚梦瑶都市最强狂兵神医弃女农家悍妻:田园俏医妃唐洛韩若冰华山神门傲天战魂陈枫燕清羽超级全能学生

    p

    隆安元年,注定是一个动荡的年份。

    以桓玄入主建康为标志,天下各大势力进行了前所未有的大混战。

    当东南、西南已打成一锅粥时,东北辽东大地也上演了一出三国争霸的好戏。

    为争夺辽东半岛,北魏、北燕、高句丽三国间展开了激烈交锋。

    由于邺城惨败,让魏国南下策略遭到重创。

    魏国上下一致认为,在有河西阻路之下,魏国很难向中原扩张势力。

    但若一直困顿于幽燕诸地,国力势必发展不起来。

    于是,向辽东扩张便成了魏国当前唯一选择。

    与重臣、幕僚商议过后,魏王拓跋珪遂放弃南下,转而北上辽东。

    今年九月初,魏王拓跋珪于平城南郊整训兵马,准备进攻北燕。

    为防河西偷袭背后,魏王留元老重臣燕凤、宗室大将拓跋烈、世子拓跋嗣等屯兵河套、代地。

    等河西大举南下消息传来,拓跋珪即刻发兵伐燕。

    十月初,拓跋珪率军十万由平城至蓟城,与幽州各族三万余民夫、青壮汇合。

    而后他亲率大军并押运粮草、攻城器械,出辽西走廊,兵锋直指燕都龙城。

    对于魏国大举进犯,北燕上下早有准备。

    数月前,燕王慕容云以叔父慕容农为平州大都督、高湖为平州刺史,率军三万进驻辽西走廊。

    慕容农、高湖显然看透了河西走廊妙处:进则与魏国见仗,退则涵养财军;胜则脚踏幽燕,伸臂大半个河北;败则退守辽东半岛,又奈我何?

    于是,两人到任之初,除了安抚流民、整顿地方外,最重要一件事便是修建了临渝关。

    所谓临渝关(今山海关),是在汉临渝县城基础上扩建而来,以其扼守辽西走廊咽喉之地。

    为了将临渝关打造成坚不可破的关城,慕容农花费大量金钱从河西购来水泥,并将其全用在了临渝关上。

    ……

    今年春夏之交,魏国一口气夺取了幽冀两州,让拓跋珪成了名副其实的河北霸主。

    虽然在邺城小挫,但魏王并未失去争霸天下的雄心壮志。

    休整了数月后,拓跋珪再次野心勃发,亲率大军准备一举灭亡北燕。

    魏国十万大军驻扎在临渝关以西旷野里,军营延绵十数里,声势浩大。

    辕门附近,一杆高达十几丈的木杆上,挑着一面金边黄底大旗,正迎风招展。

    大旗上面绣着一个巨大的‘魏’字,乃是拓跋珪王旗。

    大帐内,拓跋珪正站在一幅地图前出神,旁边站着他的首席谋士张兖。

    早前因魏国内胡汉矛盾之故,张兖曾一度失去拓跋珪信任。

    但后来拓跋珪发现他根本离不了张兖(不像历史上,拓跋珪有崔宏、崔浩辅佐),没办法只好再度重用张兖。

    而张兖果然对拓跋珪忠心耿耿,哪怕他被闲置后也不曾口出怨言,只是在自家封地劝课农桑。

    或许正是这种表现,才让拓跋珪在决定攻打辽东之际,再度起用张兖。

    “刚刚斥候来报,他们告诉孤,说临渝关不仅城墙高四丈,连护城河也有三丈宽。”

    “如今我军最大问题便是攻城经验不足,几乎从未有过攻打坚固城池、要隘经历。”

    “想要凭近十万铁骑攻下临渝关,无疑是痴人说梦。”

    “洪龙且说说,怎样才能拿下临渝关?”

    此时魏王拓跋珪显得十分焦虑,作为一代雄主,他一旦决定做某件事就会不惜一切代价去完成。

    几个月前他决定攻取辽东半岛,为此他殚精竭虑,考虑种种。

    殊料,大军刚一出发就遇到了难题,他怎么能不着急?

    早在大军出征前,张兖便考虑过这个问题,此时心中多少有了一点想法。

    他笑着安慰道:“大王务忧,我军虽不善攻城,却未必没有办法攻取辽东。”

    拓跋珪顿时大喜,连声催促道:“先生快说,寡人都快急死了!”

    “解决眼前难题无非是两个,其一就是招募汉族青壮为军,然此乃长远之计,不能解眼前燃眉之急……”

    拓跋珪一听要招募汉军,顿时眉头一蹙。

    之前为平息魏国内胡汉矛盾,他已下令今后鲜卑人专管打仗,汉人负责种地。

    如今张兖又提出招募汉人为士卒,无疑将重新挑起国内矛盾。

    而张兖看到魏王面色阴郁,不由暗暗叹了口气,看来促使鲜卑汉化仍然任重道远。

    当初他被魏王闲置,有一半原因是为了安抚鲜卑贵族不满。

    眼下他还在风口浪尖上,不宜再惹起纷争,遂将招募汉人入伍一事匆匆略过不提。

    “除了招募汉军强攻临渝关外,大王也可选择从侧面迂回,绕过临渝关。”

    “据臣了解,先秦时代,姬燕为了翻越燕山、深入辽河平原,曾开辟了两条通道。”

    “其一出卢龙塞(今喜峰口)沿滦河左岸北行,再沿着滦河支流北上,便可翻越燕山。”

    “而后沿着老哈河上游西岸折而向东,便可直抵柳城(今辽宁凌源县凌源镇)。”

    “而从柳城再往东北不到两百里,就是北燕王城龙城。”

    “其二出密云再北渡潮河,穿古北口,在前汉置白檀县(今滦平县)东北渡过滦河,东向与原卢龙道相会。”

    “大王不妨在临渝关下广布疑兵,吸引燕军注意。”

    “而后遣偏师走卢龙道、平冈道突袭北燕王城。”

    “不过,这两条古道山高林密,甚至不排除燕军已沿途设防,想偷袭成功千难万难。”

    张兖讲到最后,却见拓跋珪脸色已完全阴沉下来,他知道魏王已陷入两难之地。

    若不依计冒险搏一搏,大军就只能强攻临渝关。

    但魏军不擅攻城,谁知最终要付出多大代价才能拿下关隘。

    更可怕的是,万一付出了巨大代价,却没能攻下临渝关,那对大魏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

    拓跋珪思虑再三,最终还是采纳了张兖提议,决心遣偏师偷袭卢龙道。

    ……

    临渝关作为新建城池,周长约约四公里。

    其以城为关,城高四丈有余,厚两丈,可抵御万斤重击,乃辽西走廊最大坚城。

    为了长期坚守临渝关,将魏军挡在关外,慕容农、高湖在城内建有一座巨大仓库,以储藏大量粮食、军械。

    如今北燕人力、物力主要集中在龙城、临渝关两地,分别由慕容云、慕容农两人镇守。

    由于临渝关地处要地,不仅魏国对其虎视眈眈,同样慕容农也在密切关注魏军动向。

    随着慕容垂、慕容宝、慕容盛、慕容麟等人相继败亡,加上慕容德南奔齐地,如今辽东面临压力日益增多。

    慕容农今年已将近五十岁,作为沙场老将,他是目前鲜卑慕容氏幸存之唯一良将,备受慕容会倚重。

    此次魏军兵逼辽西走廊,很明显是想灭亡燕国。

    但慕容农也别无他策,唯有仰仗临渝关天险,迫使魏军不战而退。

    这天,乌云密布,城下忽然出现黑压压一片魏军。

    慕容农得报后,急忙上了城头观望,只见城下旌旗如林,数万魏军无边无沿。

    这时,闻讯而来的高湖急切地问:“辽西王,魏军要攻城了吗?”

    慕容农凝重地点点头道:“敌人正在填护城河,用不了多久就会发起进攻。”

    高湖大吃一惊,急道:“如果魏军真不顾一切来攻,哪怕临渝关再牢靠恐怕也守不住。”

    “辽西王,我们必须求援!”

    “求援?向哪儿求?龙城自顾不暇,哪有余力支援我们。”慕容农恼火万分道。

    “大王为何不试试向河西与高句丽求援?”

    慕容农没有说话,目光深邃地注视着城外。

    他早就考虑过这个方案,也向慕容会建议过,但最终结果如何一切还是未知数。

    但现在,除了殊死抵抗,他似乎已经没有选择余地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