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一章:钗中回忆

推荐阅读: 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嗜血狂神小说林逸楚梦瑶都市最强狂兵神医弃女农家悍妻:田园俏医妃唐洛韩若冰华山神门傲天战魂陈枫燕清羽超级全能学生

    “嗯……”

    肖佑机说完惆怅了一番,他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往事不堪回首。

    “我还在,祝赤还在,奇怪……”孟蜀盘腿坐着,手撑着下巴,突然间手心里滚烫含沾着鲜血的双生石说说发光,“你说孟蜀成魔了。”

    “对……一刹那的事情。”肖佑机感叹,“后来我真的在三界之中寻找你的踪影,这么多年却一点痕迹也没有。真的以为你死在了太常令里,所以越来越怨恨白萱歌,却不曾想到,你还活在我面前。”

    孟蜀想了想,突然叹了口气,捧着石头,“是它救了我。你还记得吗,心中执念太深,双生石会激发出心魔促使人成魔,而清漪鼎的作用是什么,分化过去与未来。两生石当时一直在我体内,而祝赤又看见了另一个我,没准是因为双生石想保住,要不然它也被永远的困在太常令里,所以分化出来了过去的和未来的我。过去的我带着回忆已经死在了太常令中,而未来的,便失去了全部的记忆,如同轮回转世一般在人间生存。”她看着小小的石头,“而我与我合二为一的太常令碎片还保留在身体之内。”

    祝赤从来没有想过以前的故事会如此的发生,明明是自己亲历的,却陌生有熟悉。

    故事的后来,希煌尊神与上宁发生了分歧与争执,独自带着祝赤在山谷中养伤,由于把自己的神力灌注在祝赤体内,所以能力大减,被上宁排除异己,趁虚而入。

    祝赤躺在地上,嘴里叼了一枝金灿灿的狗尾巴草,“命途多舛啊……前缘斩断,自然我也在回不到鹿蜀的状态了……”

    “那我有多惨,都是拜你们所赐。”孟蜀抬眼看着两人,“瞧瞧你们上辈子都干了什么,我一个好端端的小姑娘,被逼着自杀……真是受不了……男人啊,大猪蹄子……”

    “喂!”

    “嗯。”

    两个人倒是异口同声。

    肖佑机有些试探地问道,“我以为你知道这些会……”

    “会什么?”

    “不知道,会离我而去吧。”他越来越看不懂眼前的姑娘,明明是上辈子痛到骨子里的创伤,现在却没有任何报复或者悲伤的感同身受。

    孟蜀皱了皱眉头,“为什么啊?而且也算你们两个被算计了吧。所以,你除了把一切都推到白萱歌身上,也退到祝赤身上。不过还好,他这辈子还没让我阴差阳错的付出性命。”孟蜀笑笑,坐在地上用脚捅了捅祝赤的腰,“以后能不能多干点人事儿,当间谍还爱我,两边都耽误了,一点都没有男子气概。”

    “喂!”祝赤坐起身来,“你倒是觉得没什么。”

    “本来就没什么啊……活了这么多年了,心不大,早就死了。”她玩弄着祝赤送给他的冰晶钗子,目光穿越千年,似乎小孟蜀第一次见到这顶顶好看的钗子一般笑了起来。一阵清风拂来,钗子突然间断裂开来,孟蜀一个不稳没有接住,“啪嗒”掉落在石头上碎成了一定钻石般的光辉。钗子里的小火苗窜起来,突然间扩散在四个人的身旁。

    四季春水的香甜氤氲着前尘往事。

    当年烽火乱世,狼烟不止。

    当年花前月下,近在咫尺。

    当年欢歌笑语,犹在耳畔。

    孟蜀张着嘴,登时好似经过了漫长的千年,她似乎停在小孟蜀在自己的耳边奶声奶气的声音说,“那你可不许骗我啊……”

    “我叫孟蜀,你叫什么……”

    “我可是这乐游山唯一的姻缘仙,晓通前世今生,因果缘分……”

    “祝赤,我不怨你。”

    “茕茕白兔,东奔西顾,我又孑然一身了……”

    她声音慢慢的,一点也不像现在的自己,眼睛清澈明亮带着笑意,头顶两个丸子,咧开嘴笑起来的样子比漫山遍野的桃花,春色满园。嫩粉色的衣服,鹅黄色的腰带,从姻缘铺子门口就可以听见姑娘爽朗的笑声。蝴蝶落在指尖,鸟兽盘旋。白兔在孟蜀的身旁蹭来蹭去。她望过去,那空白的地界上原来是自己的铺子。

    孟蜀笑了笑,似乎看到了曾经的一切。

    她手中的长鞭渐渐浮现,那是肖佑机的逆鳞化作而成,陪伴了她些许的年月,穿过鲜血与战乱,惺惺相惜。

    青蟒绿莹窝在几个人的背后,看见鞭子用信子卷了过来,那曾经是它身上最为坚硬的一个鳞片。它憨憨的用脸蹭来蹭去,低低的喃喃着。孟蜀乐着摸了摸青蟒的头,“乖哟……”

    青蟒伸出信子舔了一口孟蜀的脸,晶莹的口水挂在脸上。

    祝赤怔怔的望着温馨的一幕幕,突然间笑了起来,姑娘还在身旁,世间一切与曾经大不相同了。

    “多有得罪啊,肖佑机。”祝赤想起来肖佑机对于自己的执念和仇恨,但是突然间不好意思起来。

    肖佑机一愣,掩面过去,“孟蜀不介意,我就不介意。”

    “你已经有妻子了,不要老和孟蜀套近乎。而且,她现在已经长大了……”

    “你说长大是什么意思?我难道变老了,我和以前一样可爱好不好?!”孟蜀回头一瞪,表情和青蟒一模一样。

    突然间想说什么,结果头剧烈的疼痛。

    孟蜀急忙扑过去,“没事儿吧。”

    祝赤疼的无法控制体内的神力,火苗乱窜,燃烧着姑娘的裙子。“什么情况!”孟蜀话音刚落,她自己也登时倒地不起,灵魂开始四分五裂。

    “你们两个!在交换魂魄!”肖佑机站起来,两个人的魂魄在相互交换,祝赤体内孟蜀的魂魄正在缓缓的回归到她的身体内!肖佑机没有见过此番诡异的样子不知道应该做什么。孟蜀突然间意识到,别人早就说自己魂魄缺失,而祝赤体内也有着自己的妖力……这一切,想来皆是太常令之中的所作所为。

    孟蜀的妖力魂魄保护着祝赤,而祝赤神力也守护着孟蜀。

    两人之间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他体内有她的妖力。

    她的体内蕴藏着他的魂魄。

    一切在太常令之内就已经开始混乱的交换。

    孟蜀突然感到一阵眩晕,又清明起来。

    leyoukezhan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