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章:草木回春

推荐阅读: 欺负总裁会上瘾抗战之全能悍将陈铁林清音下山龙旷世骄子答案永远倔强不败战神秦惜杨辰下山龙答案永远倔强龙门狂婿风华绝代千金归来宋伊人宫凌夜凌依然萧子期林逸贴身校花高手

    祝赤怔怔地望向孟蜀的方向,心中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他忐忑的往昆仑天门飞去,而此时孟蜀已经在成堆的尸体面前启动了太常令。三界被诡异的火红色光芒所笼罩,孟蜀飞升在半空之中,裙角飘散,铃铛叮叮咚咚的声音像是过去美好的回忆。

    她笑着看了眼天地万物,世间似乎也没有任何可疑留恋之物,若是就这样消失,也不会有任何的流连。

    孟蜀的手深入了镜面,她十足的平静,没有翻江倒海的记忆,无欲无求,像是一只刚出世的鹿蜀。就这样会永生永世的困顿在这里吧,会魂飞魄散吧。孟蜀笑了起来,这是她唯一解脱的方法,三界混战,太多无辜的人都应该起死回生,都应该恢复原状了。孟蜀的裙角上的铃铛掉落在地上,她突然恍惚间回头见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向她奔跑过来。

    她眼睛恢复了神采,以为是梦幻泡影,自己居然见到了祝赤。

    祝赤不知道为什么要飞奔过来,似乎这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太常令迅速吸取着姑娘的妖力,手臂瞬间变成一段白骨,她的血肉融化成血水,滴落在洁白的天门上,像是绽放的彼岸花。孟蜀脑中一片空白,心如死灰。为什么会做出如此选择呢?为了天下苍生,还是为了逃避?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很快就会四海清平,所有的一切都会恢复原状。

    松柏香气,沧浪朝暮。

    孟蜀忍着拨筋抽骨的疼痛,把全部生命力注入,她身子软绵绵的,头发突然之间成为了白色。世间在她眼里已经腐朽,远处一抹红影穿着琉璃一般的长袍高喊着她的名字。

    谁在喊我?

    她回头,看见祝赤站在原地。

    不是讨厌我吗,不是一点也不像见到我吗?

    惺惺作态。

    她没有感情的看着他,眼中无悲无喜,就像是望着一个陌生的男人。她的身体渐渐融化在太常令之中,一滴眼泪从冰冷的脸颊滑落凝结成了珍珠。

    祝赤见此情景,突然闪烁过无数尘封在记忆之中的画面,烟花一般在脑海中炸裂开来,像是欢喜的飘渺之梦,年少红尘中轻许的誓言,久违的辗转缱绻,他突然间情不自禁的悲伤。那些被限制封锁的一点点麻木了每一寸细胞,自己究竟在做什么啊?他豁然见抬头看着孟蜀已经渐渐融化在了太常令之中,神器华丽的光茫象征着悲怆的结局。那个姑娘明明什么都没了,自己还要退了那步履艰难的背影一把。

    “孟蜀!”

    孟蜀手腕上的红线脱落散开,掉在地上化为灰烬。

    祝赤瞬间眼底猩红,他背后真火如同参天巨蟒缠绕在太常令之上。男人的脸颊出现火焰的狰狞的纹路,鲜血滚烫冲向太常令。他只在想一件事情,把孟蜀拉出来——不管是谁,不能是孟蜀!

    就算是他自己,也在所不惜。

    接触太常令雾气的手臂被寒冷的气流划破血管,肌肤上结满了冰霜,祝赤咬牙忍着疼痛,肌肤在一冷一热之间慢慢蒸发。鲜血顺着嘴角一滴滴漂浮在天空之中,与孟蜀的鲜血融为一体。孟蜀的全身已经没入了太常令的镜面之中,她刺痛的,魂魄分离的吃痛声在男人的耳膜上敲打。

    金光耀眼,生理的泪水溢出。

    希煌尊神追着儿子仓皇地步伐感到,却被眼前的一幕震惊,他立刻施展神力,要将眼中并无他物的祝赤拉回来,然而神器的气流太大,把他整个人掀翻在地。

    祝赤拼命的伸手去够,在混沌之中摸索想要把人拉出来。

    突然间,十指相扣。

    狠狠一拽,祝赤的全部身体穿过镜面,进入了太常令中,里面一片灰暗,孟蜀手腕上的鲜血滴答滴答像是倒计时的钟表。她幽深的眼睛看着他,“你不该来这儿。”

    “我……”

    突然间孟蜀眼睛又一亮,“祝赤,你来这里做什么?”

    祝赤慌忙说道,“和我回去。”

    孟蜀似乎分裂成了两个人,一个人身上散发着心魔的气息,充满了杀气,而一个是原原本本有血有肉的她。她的眼睛又瞬时间但暗下去,“回不去了,孟蜀已经死了,她会永永远远的呆在太常令里,你们也永远不会相见。”

    “一定还有其他办法!孟蜀你随我出去!”他看着太常令不断抽离着她的妖力,孟蜀整个人露出诡异而凄凉地微笑。

    她的眼中闪过一丝精光,声音带了些温度“三界需要和平,一切都需要恢复原状,我原来对你说过的。祝赤,世界上再也没有我了,你会忘了我,我们的记忆会一同消失的。”

    “孟蜀……”

    “出去。”

    她要狠狠的推他一把,可使体内仅剩的妖力甚至已经无法维持站着的姿态。祝赤拥抱过来,她的身体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漆黑没有光亮的眸子似有似无的看着男人,祝赤狠狠一推,孟蜀惊声尖叫被剥离了太常令出现在昆仑的半空之中,顺势跌落。她的三魂七魄从飞出,整个人瞬间失去了意识,像是苍茫之间的浮萍落在了幽暗的冥海之中。

    希煌尊神腾空而起,全身力量灌注成毁天灭地之势的长锁,旖旎的光芒照亮万物,穿入太常令想要把祝赤拖出来。祝赤发出撕心裂肺的嚎叫,他的魂魄一点点的被抽离身体,太常令不断地吸纳,而长索想要把他拉出。五脏六腑好似瞬间融化一般疼痛,他隐隐约约似乎又看到了孟蜀的影子,他抚摸着姑娘的脸颊,“你怎么还在这儿?”

    ‘孟蜀’没有说话,她冰凉虚无的手穿过了他的身体,突然冰寒九天,祝赤正要挣扎之际,‘孟蜀’狠狠的推他一把,整个人从镜片飞跃而出。

    他大吼着“孟蜀!”

    遍体鳞伤,失去了知觉。

    太常令猛然发出剧烈的爆炸,天空中一片灰暗,三界流淌的血液向上蒸发被吸收容纳。须臾之间,伴随着壮丽的巨响,太常令不断的开裂成支离破碎的粉末,爆炸归于无声,四海寂静,光芒普照之地,草木回春,起死回生,生意盎然。

    那爆炸的一刹那,所有事情回到了原点。肖佑机内心一阵刺痛,突然间排山倒海的回忆席卷在脑中,他想起来了,想起来了自己的剑穿过姑娘的胸膛,想起来曾经的悠然的小日子,自己……都做了些什么……

    祝赤从太常令中脱离出来一直没有苏醒,三魂七魄因为在太常令中耽搁太久的也并不齐全,希煌尊神带他回到了山谷之中疗伤养病。三界果真回复了平静,一片祥和,只不过昆仑关闭了所有通往人间和妖界的通道,高高在上,遗世独立。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