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算正义吗?

推荐阅读: 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嗜血狂神小说林逸楚梦瑶都市最强狂兵神医弃女农家悍妻:田园俏医妃唐洛韩若冰华山神门傲天战魂陈枫燕清羽超级全能学生

    乔席浙带着燕然班长钟娄成和周屹尊神不知鬼不觉地弄坏了骁平庆办公室门口的摄像头。

    “搞定啦?”

    “搞定。”

    “真的搞定啦?”

    “必须。放心吧。”

    燕然挂掉电话后,对荷荷点点头:“那边没问题了。”

    荷荷换了一双白色的板鞋,素面朝天地出了门。

    荷荷要去公安局报案,举报夏大计算机与信息学院的骁平庆性侵女学生。

    为了营造出事件的真实性,荷荷一个人去报案,花花和榴榴则留在寝室给燕然解释一切事情的来龙去脉。

    榴榴说,骁平庆那天根本没有意识到她们仨是有意针对他去的,或许他自己没有想到竟然会有学生主动送上门。

    榴榴,花花和荷荷在宿舍群外还有一个私群,是很久前就建立了的。她们早就谋划好各自在办公室应分别扮演的角色,各司其职。

    一向最怂的榴榴扮演了最无畏“前程”的那个,在骁平庆不愿意放她们一马的时候就凌厉地以“我不在乎学分,您随意”的话回应。

    骁平庆自然是不会让轻易放过榴榴的,但又不想她们仨都这么挂科了,总要占点便宜才好。

    而且可能是从所未有的大便宜。

    “算了算了,看在你平时不怎么翘课的份上,写两万字的检讨给我,这件事就算了。”骁平庆一副“我很为难”、“我很通情达理”的模样。

    给了台阶就下的榴榴立马对老师发送出几连微笑:“谢谢老师。”

    “但是,”骁平庆指着荷荷和花花,“你们俩平时上课也不来,性质比她严重。”

    榴榴反指着自己的鼻子:“老师,请问……”

    “你先回去吧,记得交检讨,我工作日都在办公室。”

    “好的,谢谢您。”

    榴榴脸上绽出一个绝美的微笑。

    榴榴假装走后,花花和荷荷便按计划行事,一个端茶倒水献殷勤,一个撒娇流泪博同情。

    骁平庆倒是来者不拒,一边喝着学生递的茶一边看着学生流泪,露出高高在上坐拥后宫的满足感。

    满足感是有了,接下来就该动手动脚了,像是吃了开胃菜一样,循序渐进的来。

    荷荷反背着的手给在门外拍照取证的榴榴一个手势后慢慢转移身体,在靠近骁平庆的同时也留给了榴榴摄影的空间。

    尽管花花在谋划这件事情的时候已经给自己好几次的心理排练,可当骁平庆故意把手覆盖在自己手指上的时候,她吓得差点把茶水洒出来。

    荷荷看出花花的不适后立马转移了骁平庆的注意力,估计低下脑袋:“老师,你就帮个忙嘛,我们根本就没时间作弊。”

    荷荷耳根后擦过香水,骁平庆一时得意忘形,开始和荷荷有肢体接触。

    “老师,您为人师表,怎么能这样?”

    骁平庆死性不改,又开始了一贯常用的恐吓技能:“就你们俩的性质,学校完全可以开除你们!”

    “老师,对不起。”

    骁平庆进入精分现场:“没关系。”

    荷荷和花花眼见形势差不多之后就径直走出了办公室。

    走得铿锵毅然,走得不慌不忙,走得大义凛然。

    骁平庆背脊一凉,庆幸自己办公室门口安装了摄像头可以看到自己办公室的大门是开着的,而三个学生都是白天到的办公室。

    荷荷早就想到了:“性侵还分白天晚上?”

    燕然听了榴榴和花花的复述之后,浑身颤抖,既是为室友们担心,又是被极个别大学禽兽老师恶心。

    花花和榴榴也说她们是最后一次在别人面前说起这件事,这些都不是什么好的事情,没回忆一次就会恶心一次。

    为了不让燕然担心,榴榴还开着玩笑说:“粪粪,你别这样,我们都是家里有草原的人,以后还得回家里继承草原呢!”

    “呵呵,”燕然心疼自己的室友们,她仿佛是在这一刻才认识她们,认识钟娄成,“我去楼下洗衣服去,压压惊。”

    燕然替大家把脏衣服装进一个塑料桶内,拿着洗衣液和硬币往楼下去了。

    “燕然!”

    听着一个大妈的声音在耳边盘旋,燕然很是好奇地回过头:“哦,阿姨好!有事吗?”

    宿管阿姨表情管理得太程式化了:“212的?”

    “嗯对。”212宿舍的。

    “文新学院广电二班的?”

    “嗯没错。”燕然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被宿管阿姨记住。

    “尼露拜尔·艾山吐呢?”

    “您找她做什么?”燕然第一反应就是事情败露了,骁平庆来找她了。

    “你们辅导员找,记得传达。”

    “她不在寝室。”燕然放松下来,继续提起塑料桶和洗衣液往自动洗衣机的方向去了。

    宿管阿姨跟在燕然身后:“小姑娘,你记仇。”

    “啊?”燕然被问得懵了,“记仇?什么仇?”

    “你第一次报道的时候,阿姨我没给你换宿舍。”宿管阿姨面如……死水……毫无波澜。

    倒是燕然红了脸,不好意思道:“阿姨您还记得呢?您是对的,我的室友们都很好,要不是您的坚持,我就错过我最好的室友们了。”

    宿管阿姨这时才勉强笑了笑:“你看,我说的吧,你记仇。”

    “阿姨……不是……”

    宿管阿姨转身得太快,燕然的声速都不及。

    宿管阿姨刚去,辅导员又来,吓得燕然蹲在地上。

    “老师你别过来,我会哭!”不知道为什么,燕然张口就来。

    “尼露拜尔要是真的去报警了,她们仨轻则记过处分,重则退学!”

    燕然不信:“那……反正她们家有草原可以继承。”

    “燕然,我以为你是成绩好的,会听道理的。”

    燕然蹲在地上不起来:“我听啊。”

    辅导员也跟着蹲下:“好,那你听着。”

    骁平庆在零三年夏大合并的时候由某职业学院进了计算机学院,在苏州本地混迹黑白两道,自身学术水平也很过关,如果三个学生硬要置他于死地,那损失更大的还是学生。

    他可以一时舍弃自己的名誉,而举报他的学生一定没好果子吃。

    燕然从辅导员的口中似乎听出报警是无用的。

    “对不起,警方不信。”

    无论其他人再问些什么,荷荷只是崩溃到哭,重复说:“对不起,警方不信。”

    此事,便不了了之了。

    暑假的时候,只有荷荷一个人收到了一条短信:

    荷荷同学,你放心哦,我没让你挂科。

    荷荷看到这条消息的时候,恶心到身理吐。当大家看到荷荷截图的时候,更是连续一个月都从早到晚地骂人。

    坏人有坏报的呢?为什么高校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呢?正义呢?燕然不断反问自己,找不到答案。l0ns3v3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